“中国科幻电影在制作上与好莱坞仍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,在特效制作方面也有十年左右的差距,跟顶级科幻片导演诺兰(Christopher Nolan)和卡麦隆(James Cameron)相比恐怕有100年的差距。”

他援引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指出,在近十年的超低利率的环境下,企业债的质量非常糟糕。如果仅根据杠杆率一个指标来评估债券质量,目前45%的美国投资级的企业债应该被归类为垃圾级债券。